返回

10第九章 军婚日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隐藏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

军队都是大老爷们,偶尔聚在一起也会讲几个无伤大雅的黄段子,穆梁和也不是没听过,一脚丫子朝团长王易朋踹过去,在部队里他的军衔高,见到他要敬礼,私下里他们都是好兄弟好战友,王易朋一个翻身利索的躲开,坐在顾成以身旁,继续调侃:“恼羞成怒了?我看嫂子那没睡醒的样子,老实招来,昨晚是不是折腾的厉害?”

自从听说了嫂子的存在后,他和顾成以是心里猫爪子抓的难受,恨不得当时就来看看嫂子,奈何一直有公务缠身,今天终于抽了空来,“别当兄弟说的话是放屁,嫂子可是细皮嫩肉的,哪像我们这么皮粗肉糙的大男人,嘿嘿。”

谢清宁换好衣服从楼上下来就见穆梁和的一个战友对着她笑,笑容说是灿烂吧里面又带着些傻气,瞥了眼他肩膀上的杠杠,军衔也不低。

“谢清宁,直接叫我名字就好。”她看了眼沙发最终在穆梁和身边坐下,那声嫂子震得耳朵还有点疼,着实经不住他们这一声声的嫂子。

“这怎么行,嫂子就是嫂子,成以是吧?”

顾成以也配合的点点头,腰板笔直,刚毅的脸上泛着笑容,一笑就露出一口大白牙,麦色的皮肤,眼睛不大不小,额角上有条伤疤,看样子是近期留下的伤疤,泛着粉色,仍旧不影响他刚毅的气质和外表。

“我是顾成以,身旁的是王易朋,嫂子叫我们名字就好。”

她握上他伸出的手,嘴里念着他们俩的名字。

穆梁和敛着的眸子抬起,扫过他们二人的表情,“时间不早了,那边该等急了。”

顾成以看了眼墙上的壁钟,和王易朋一起起身,打了招呼往外面走,车子发动离开的时候见顾成以低声和穆梁和不知道说了什么,他脸色瞬间黑了下去,然后顾成以一脸坏笑的看向她,她不明所以。

“你今天不出去?”

“嗯,上去换件衣服我们出去一趟。”穆梁和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白色的t恤上,看起来年纪的确小了很多,当真如他们说的那般。

她跟着他进了屋子,不悦的开口:“我才换过衣服,你先跟我说要去哪里?”直觉告诉她不会是一个好地方,她盯着他漆黑的眸子,每次不悦的时候都抿着唇角,殷红的唇被她抿成一条线。

“清宁,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能避免,你是聪明的,知道我的意思。”

穆梁和把不在状态的她拉上楼,从盒子里拿出一套白色的旗袍,然后塞进她手里,她捏着旗袍的一角倔强的望着他,想蛮不讲理的扔在地上踩两脚,到了最后还是被他漆黑的眸子打败。

车子滑出了军属大院子,今天穆梁和自己开车,她低头扯着自己身上白色的旗袍,胸前两排繁琐的纽扣,胸口是一朵红色的荷花,花瓣一直蜿蜒至腰间,颈子上是一串黑珍珠,底下是一双白色的3寸高跟,整个人的装扮就跟大上海里的姨太太,和她以往的装扮差距太大了,想起穆梁和第一眼看见她模样时浓密的眉头也微微的上挑,眼睛里的光叫做惊讶吧。

难道自己这样

内容可能未显示全,请退出阅读模式看全部内容,y t t k e . c o m

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