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6第五章 军婚日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隐藏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

她一直睁着眼等待他的答案,而他却一直没出声,她伸手捣捣他的背,他仍旧是没反应,她不泄气,坐起来开始锲而不舍的挠他的背,存心不想让他睡,略带冰凉的指尖在背上来来回回的挠,穆梁和想忽略都难,翻身在黑暗里一把准确的钳制住她的手。

“谢清宁,你还是跟三年前一样胡搅蛮缠。”

她一听乐了,歪着脑袋:“首长,你要是不喜欢,现在就可以休了我,省的以后麻烦。”

“我们是军婚。”

“那又怎样?”

“闭嘴,睡觉!!!”

她被他浑厚的声音震的脑子发麻,印象里他虽是军人,但一直给她的感觉是斯斯文文的,现在忽然一声喝,打破了她以往的看法,竟不敢在去挠他,穆梁和松开她的手,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,平复下心里的怒气,跟一个身心健康的男人躺在同一张床上,也敢如此的挠,真当他是和尚。

谢清宁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,以为是自己说离婚惹恼他了,反正她也不只说一次了,想再次挠他,想到真把他惹毛了,万一打她怎么办,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,打不过也没救兵,想想还是算了,她一向都是很识趣的。

她白天睡得多,现在根本不困,睁着眼望着黑黑的天花板,身旁男人的呼吸渐渐平稳绵长,她小心的翻个身子面对着床沿外面。

穆梁和在她翻过身之后睁开眼,熠熠生辉的眸子在黑暗里璀璨,当初为什么把她捡回去,在她没有片字理由离开的那三年里他也曾问过自己,或许是因为她醉酒后可怜兮兮的抱住他大腿哭泣,他动了恻隐之心吧,又或许是因为她醉酒后胡搅蛮缠的模样,让他甩不掉。

早上两人一前一后起床,她现在是无业游民,不像他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,在卫生间里磨磨蹭蹭弄了十多分钟出来,他衣衫整齐的立在梳妆镜前,见她出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皮夹递过来,她受宠若惊。

“这是我全部家当,拿着。”穆梁和神色认真,她乐了,嬉笑着接过:“你就不怕我带着你的全部家当跑了。”

“还要看你有没那个能耐。”他似乎只是为了等她出来给她皮夹,给完之后迈着修长的长腿下楼,她窃喜的打开,里面全是银行卡,一毛现金也没有,忙捏着皮夹跑出去,看见陈铭给他拉开车门。

“穆梁和,你这个混蛋,密码呢?”

穆梁和回身蹙眉,陈铭也被首长夫人怒气腾腾的模样吓到了,自觉的钻进驾驶座位上,当做什么没看见。

“我身份证号码的后六位。”

她从楼梯上跑下来还准备问他身份证号码的后六位是多少,他已经低头钻进车里,车子缓缓的划出视线,留下捏着皮夹一脸凶相的她在原地,吴嫂当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也从屋子里出来询问,她立马收敛凶相,扬起笑靥:“没事,我让他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吴嫂信以为真,夸他们的感情好,她呵呵两声,进了屋子。

“我过会出去一趟,吴嫂中午不用等我了。”

内容可能未显示全,请退出阅读模式看全部内容,y t t k e . c o m

回目录 下一页